山海经与哈拉帕文明:遗失的华夏文明

来源: | 作者: | 浏览次数:次 | 发布时间:2019/5/26 20:44:09

  编者按:最近几天,华为公司注册华为鸿蒙的消息横空出世,一部久远的古书《山海经》再一次走进了人们的视野。鲲鹏、麒麟、巴龙等一个个充满诗意的名字让人们赞叹不已。人们在感慨古人智慧的同时,也对山海经中的古老文明充满了好奇。

    在贵州黔南州有一个叫崔振忠的人,在工作之余,二十多年时间潜心研究山海经,并把山海经文字和印度河流域哈拉帕文明中存在的印章进行了破解,他从哈拉帕印章中发现了关于中国三皇五帝的历史记载。他提出了哈拉帕文明是夏以前中华文化的大胆设想,并进行了二十多年的艰苦研究。

    哈拉帕(Harappa)是位于巴基斯坦旁遮普省原先拉维河流域的一座城市,距离萨希瓦尔约35公里。现代哈拉帕城附近有一个古印度河流域文明 时期的防御性城市遗址 。Harappa系指公元前第三至第二千纪印度河流域的城市 文明 ,有发达的社会经济结构,还有以反映繁育动物为主的艺术形式, 哈拉帕(Harappa)是 印度河流域 文明的中心,位于沙西瓦尔(Sahiwal,距拉哈尔约250公里)西南35公里处,也是印度河流域古文明遗址中发现最早的。哈拉帕考古遗址发现于1920-1921年,规模比摩亨佐达罗 考古遗迹要大,但是地上部分在修建拉哈尔和木尔坦之间的铁路时被破坏。幸免于难的一些公墓则向世人揭示了当时丰富多彩的文化

    

    古老的山海经与印度河流域的哈拉帕文明

    哈拉帕印章文字破译工作,起自上世纪90年代。最初作者只是作为一名爱好者,对几枚哈拉帕印章上的文字感到好奇,并没想到初步破译这些印章上的文字以后,却勾连出华夏历史和《山海经》。出土于巴基斯坦的哈拉帕印章文字,与中国水书、甲骨文、金文有着密切的沿袭关系,是中国不同朝代的同一文字的“变体。”

    

    有了这样的前提条件,作者便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哈拉帕文明能不能是中国遗失的那段华夏文明?

    在当前中国史学方面存在着两桩悬案:一个是中国夏朝以前的历史哪里去了?另一个是《山海经》这部书,究竟是什么书?是历史、神话、巫书,还是后人的伪作?

    同样在中国西面,喜马拉雅山另一边,巴基斯坦也存在一桩举世瞩目的悬案:就是突然发掘出个没头没脑的哈拉帕文明,这让世界举座震惊。哈拉帕文明是什么人创造的,她来自哪里,又去向了何方?都没有人知道。一系列的谜题至今困扰着人们。

    据考古调查:哈拉帕文明鼎盛于公元前2500-1700年间,甚至更早,历史时期相当于中国的黄帝到夏朝时期。这种高度发达的,本身就具有成熟文字体系的文明,却未见著任何史册。这种文明在公元前1700年的某天,突然蒸发了,干净的不留任何痕迹。

    一个是莫名消失的夏朝,一个是突然出现哈拉帕。而且共处于一个相同的时间节点之上。如果把这两个历史怪相,合并成在一起,那夏朝和哈拉帕的历史,或许就不再是个谜。这就是我要把记载着华夏历史的《山海经》,与印度河哈拉帕文明联系起来研究的最初想法。

    据初步统计,哈拉帕印章文字共有400多个,但其中不包含一些文字的变体。截止今日,我已对照水书、甲骨文、金文,破译出来140个哈拉帕印章文字,并写成两部学术著作《遗失的华夏.哈拉帕》和《左祖右社与阳城》。

    哈拉帕印章文字的破译结果,很大程度与《山海经》和《古本竹书纪年》两部中国古籍记载的历史事件吻合。由于哈拉帕印章文字的成功破译,中国夏朝以前到黄帝统治时期的真实历史,逐渐浮出水面。哈拉帕印章文字、《山海经》与夏朝历史的完美契合,向世人展开了一幅夏朝以前,华夏先民生动鲜活的历史画卷。

    一、哈拉帕文明是华夏文明的文字论证:哈拉帕印章上刻着中国文字“帝王公侯伯子男”

    哈拉帕印章上文字开头的第一个字极有规律,反复出现着几个相同的文字,作者在《遗失的华夏哈拉帕》一书中,将其破译为“帝、帝帝、王、公、侯、伯、子、男。”这与《通典职官封爵》记载的中国古代封爵问题一致。《通典职官封爵》载:“黄帝:方制万里,为万国,各百里;唐虞夏:建国凡五等:公、侯、伯、子、男;殷:公、侯、伯三等,公百里,侯七十里,伯五十里;周:公、侯、伯、子、男五等,公侯百里,伯七十里,子男五十里。周公居摄改制,大其封,公五百里,侯四百里,伯三百里,子二百里,男百里。”作者将“帝、帝帝、王、公、侯、伯、子、男”8个印章文字命名为“帝爵类”印章文字列成表二,附在《遗失的华夏·哈拉帕》书后。

    表二:印章文字单字破译表(帝爵类),印章字码0014-0021。

    

    二、哈拉帕文明是华夏文明的地理论证:哈拉帕古城是《山海经》记载的昆仑虚

    夏朝在昆仑山一代,古书及《山海经》有明确记载:“昆仑虚远在西北,帝之下都”,这说明夏朝都城在昆仑山西北方向,而恰好哈拉帕古城及其文明覆盖范围就位于喀喇昆仑山以西。

    按照《穆天子传》所云:“自宗周瀍水以西。至于河宗之邦,阳纡之山,三千有四百里。自阳纡西至于西夏氏,二千又五百里。”就是说周朝的时候,镐京(今西安市)到西夏氏的距离合周制五千九百里,约合现在二千零四十公里。笔者在百度地图上使用测距软件,测得西安向西二千零四十公里处,正是现在的中巴边境,五河之源旁遮普平原,这里正是《山海经》记载的五河之地。

    据作者考证:《山海经》记载发源于昆仑山的五条河流,“河、赤水、洋水(黑水)、青水、弱水”,它们分别就是现代的印度河、萨特莱杰河、恒河、雅鲁藏布江(布拉马普特拉河)、萨拉斯瓦蒂河。

    三、哈拉帕文明是华夏文明的文物论证:哈拉帕印章上有大量中国古代帝王名字

    在出土的2500多枚哈拉帕印章之中,破译之后,中国上古华夏帝王印章所占比例最大。

    根据《山海经·海内经》记载,上古炎帝八世帝系为:炎居、节并、戏器、共工、术器、后土、噎鸣、岁十有二。

    根据《山海经》、《古本竹书纪年》、《尚书》、《史记》,上古黄帝八世帝系为:轩辕、韩荒、少昊挚、颛顼、帝喾、帝姬挚、帝尧、帝舜。

    其后,夏后氏帝系为:禹——启——太康——仲康——相——少康——予——槐(芬)——芒(荒)——泄(世)——不降——扃——胤甲——孔甲——皋——发(发惠)——履癸(桀)。

    迄今作者发现并破译的哈拉帕印章中,分别有八世炎帝岁十有二;黄帝时期以及其后的轩辕、颛顼、帝喾、帝姬挚、帝尧、帝舜;夏朝时期的大禹、伯子杼。此外还有帝尧之子帝丹朱的印章。

    一、八世炎帝岁十有二印章

    

    图0090

    在我还没有见到图0090这枚印度发行的邮票之前,我一直预感:哈拉帕出土印章之中,一定有八世炎帝“岁十有二”印章。甚至我在《遗失的华夏·哈拉帕》一书中,还拿“岁十有二”解释过夏朝文字的“十有二”,是一个排列在一起的十二个竖线。当那天我看到图0090印度邮票的时候,我几乎尖叫起来:“岁十有二!”我在20多年的研究中,我一直把“岁”字与“岁星”联系起来。

    图0090这枚印章,文字简洁,只有两个文字:右侧的数字是“十二”,右边的文字明显是一个星象观测台,在观测台的左侧还画出了一颗明亮的大星——岁星,也就是木星。在地球上观测木星在天体上运行,木星约12年绕地球一周。我很早就猜测到岁星纪年始于“岁十有二”,现在果然找到证据。因为八世炎帝榆罔是一位天文爱好者,在他的组织下,发现了岁星运行规律为12年绕地球一周,为了纪念这位帝王,《山海经》的作者才把八世炎帝榆罔,写作“岁十有二。”

    八世炎帝“岁十有二”被记录在《山海经·海内经》:“炎帝之妻,赤水之子听[讠夭]生炎居。炎居生节并,节并生戏器,戏器生祝融,祝融降处于江水,生共工。共工生术器,术器首方颠,是复土壤,以处江水。共工生后土,后土生噎鸣,噎鸣生岁十有二。”

    二、黄帝战蚩尤印章

    黄帝战蚩尤的历史故事主要情节就是:应龙杀蚩尤与夸父。这件事见于《山海经·大荒北经》《史记·五帝本纪》、《古本竹书纪年》。

    《山海经·大荒北经》记载:“大荒之中有山,名曰成都载天。有人,珥两黄蛇,把两黄蛇,名曰夸父。后土生信,信生夸父。夸父不量力,欲追日景,逮之于禺谷。将饮河而不足也,将走大泽,未至,死于此。应龙已杀蚩尤,又杀夸父,乃去南方处之,故南方多雨。”

    《史记·五帝本纪》记载:“轩辕乃修德振兵,治五气,艺五种,抚万民,度四方,教熊罴貔貅貙虎,以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三战然后得其志。蚩尤作乱,不用帝命。是黄帝乃征师诸侯,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遂依附杀蚩尤。”

    《古本竹书纪年》记载:“应龙攻蚩尤,战虎、豹、熊、罴四兽之力。以女魃止淫雨。”

    

    图0071

    出土于哈拉帕的印章图0071里面有两人两兽,右首第一个人是端坐的黄帝。这种坐姿是上古的帝王专有。这个问题我已经在《印章文字与哈拉帕古城遗址相关问题考释》里面论述过。

    右首第二个人是豹头人身的应龙,举戈杀蚩尤。应龙隶属于黄帝部族,黄帝又出于太昊,翻开《山海经》就会有一个深刻的印象。太昊的直系后裔国,均“使四鸟:虎、豹、熊、罴。”

    何为“使四鸟”?就是以鸟纪官。据古籍记载:伏羲以龙纪官;炎帝以火纪官;黄帝以云纪官;少昊以鸟纪官,上古官员,根据时代不同分别叫做龙官、火官、云官、鸟官,这可以考证在《古本竹书纪年》太昊的后裔少昊帝挚身上:“母曰女节,见星如虹,下流华渚,既而梦接意感,生少昊。登帝位,有凤凰之瑞。或曰名清,不居帝位,帅鸟师,居西方,以鸟纪官。”

    “四鸟”,就是说四位官员率领的部族叫虎部、豹部、熊部、罴部。黄帝就是熊部的首领,号有熊氏。而图画印章中的应龙豹头人身,当是豹部首领。

    右首第三个牛是图腾化了的蚩尤,奋力抵抗应龙的刺杀。为何把蚩尤画成牛?《路史·蚩尤传》说:“蚩尤姜姓,炎帝之裔也。”纵观《山海经》,炎帝就是叔均。此事可考证在《山海经》帝俊谱系中,帝俊有子八人,得姓者,皆有天下。如帝鸿销姓,少昊禺号任姓,少典后稷姚姓,炎帝叔均姬姓,后娶赤水听沃,从妻姜姓。

    再参见《山海经·海内经》:“后稷是播百穀。稷之孙曰叔均,是始作牛耕。大比赤阴是始为国。”“始作牛耕”,牛已经进入社会生产,在社会生活中扮演重要的角色,因此炎帝的后裔蚩尤崇牛,以牛为图腾,这在哈拉帕印章中也能看到,凡有牛图案的印章,多为伯爵。伯为长兄,古代长兄地位同父。

    还可以在蚩尤的“蚩”字上考证,蚩尤是炎帝后裔。“蚩”字,上面是牛,下面属虫。“虫”甲骨文画作蛇形,炎帝图腾为蛇,“虫”就是“蛇”的问题,在《山海经·海外南经》开篇时记录的很清楚。《山海经·海外南经》载:“结匈国在其西南,其为人结匈。南山在

    其东南。自此山来,虫为蛇,蛇号为鱼。”以夏三音切音理论也可以考证,“蚩尤”为“虫牛”切。

    右首第四个倒地死去的大蜥蜴,是图腾化了的夸父。为什么把夸父画作大蜥蜴,或称龙。龙是指鳄鱼或大蜥蜴,可以参见《周易》:“潜龙勿用。”这句话就是说鳄鱼或大蜥蜴蛰伏之时,不宜耕种。《山海经·大荒北经》也说:“大荒之中有山,名曰成都载天。有人,珥两黄蛇,把两黄蛇,名曰夸父。”足见夸父部族与共工部族一样是龙图腾。

    根据《山海经·海内经》记:“炎帝之妻,赤水之子听沃生炎居。炎居生节并,节并生戏器,戏器生祝融,祝融降处于江水,生共工。共工生术器,术器首方颠,是复土壤,以处江水。共工生后土,后土生噎鸣,噎鸣生岁十有二。”和《山海经·大荒北经》:“后土生信,信生夸父。”可以归纳出:炎帝之妻,赤水之子听沃生炎居。炎居生节并,节并生戏器,戏器生祝融,祝融生共工,共工生术器、后土,后土生噎鸣、信,信生夸父。夸父是炎帝八世孙,姜姓,与蚩尤同宗。

    透过上面这幅图画印章,隐约可见炎帝和黄帝的矛盾并不是和平解决的。而是在杀死了炎帝部族的两个主战派人物蚩尤与夸父后才实现的。

    三、帝颛顼的虎族徽印章

    在卡拉奇市巴基斯坦国立博物馆,还有一枚与颛顼有关的印章。根据图0106老虎头插双羽的形象,作者命名图0106印章为“(帝)颛顼”,即是“粘须。”

    

    图0106 (帝)颛顼

    帝颛顼的虎族徽记载在《海外北经》:“北海内,有兽其状如马,名曰[马匋][马余]。有兽焉,其名曰駮,状如白马,锯牙,食虎豹。有素兽焉,状如马,名曰蛩蛩。有青兽焉,状如虎,名曰罗罗。”这段话是什么意思呢?很多译本把它译作[马匋][马余]、駮、蛩蛩、罗罗,四种怪兽。笔者认为大错。这分明是鲧、禹、颛顼的族徽。由于他们是祖孙三世,故列在一起。是因为《海内经》里解释的很清楚:“黄帝生骆明,骆明生白马,白马是为鲧。”那么《海外北经》里的白马,就是这里的[马匋][马余]和駮,都是指鲧,是鲧的族徽。只不过[马匋][马余]是西音,駮是东音。因为《海内经》有言“白马是为鲧。”而鲧是颛顼所生。按《海内经》:“黄帝生骆明,骆明生白马”,那么颛顼就应该是骆明。“骆明”是西音,切读为东音,就是“罗罗。”颛顼生鲧,鲧复生禹。那么“蛩蛩”就因该是禹,因为“蛩”字,从工、从凡、从虫。工:工巧;凡:陶范;虫为蛇图腾在甲骨文文字上的体现。大禹的官职是司空,主管工程建设、制陶业、水利工程,类似今天的工业部长。可见“蛩蛩”就是大禹族徽。这样一来:颛顼、鲧、禹家族族徽俱全。

    四、帝喾印章

    在哈拉帕遗址中出土过两枚极富特色的图画印章,那就是图0051和图0052,两枚印章都刻画着一个人与两只老虎搏斗的故事。

    

    图0051 伯辛印·高印·三 (等)

    

    图0052 子(爵)

    对照我编著的哈拉帕《印章文字单字破译表》,查得:图0051印章文字编码:0019·0086·0027·0087·0027·0003。印章文字表音:伯辛玺·高玺·三。印章文字切音破译:伯辛印·高印·三 (等)。

    对照我编著的哈拉帕《印章文字单字破译表》,查得:图0052印章文字编码:0020。这枚印章上只有一个文字,是个大大的“子”字。

    这两枚印章刻画的都是高辛氏帝喾搏兽的故事。《古本竹书纪年》记载:“帝喾高辛氏。生而骈齿,有圣德,初封辛侯,代高阳氏王天下。”再结合《山海经》:“《西次三经》之首曰崇吾之山。在河之南,北望冢遂,南望[摇-手]之泽,西望帝之搏兽之丘,东望[虫焉]渊。”由于图0051和图0052出现的搏兽形象,考虑到哈拉帕印章文字与《山海经》的密切联系,这里搏兽的帝王就是帝喾。再加之图0051印章文字破译结果为:伯辛印·高印·三·(等)。困扰人们几千年的谜团,就此解开。也就是说:帝喾是一位勇敢的帝王,早在当子爵的时候,就已经赤手空拳的与老虎搏斗了,而且还是同时与两只老虎搏斗。这种大无畏的精神不知激励过多少后代子孙。

    五、帝挚印章

    帝挚这位帝王一般人不太了解。不知道什么原因。一般在正史中很少记载。甚至有人把他当做少昊挚。只在《古本竹书纪年》中有这样一句话:“帝子挚立,九年而废。”这里的“帝”是指帝喾。恰好就是这句话,成为了破译图0057印章的切入点。

    对照我编著的哈拉帕《印章文字单字破译表》,查得:图0057印章文字编码:0040·0038·0094·0095·0027·0015。印章文字表音:夷弓雉乙玺帝帝。印章文字切音破译:仁公·挚·乙印·(降)帝。

    

    图0057 仁公·挚·乙印·(降)帝

    帝挚,在历史上有两个,一个是少昊挚,也就是任挚。根据《古本竹书纪年》另一个是姬挚,也就是姬姓帝挚。《古本竹书纪年》对帝挚的记述只有一句:“帝子挚立,九年而废。”帝挚是高辛氏帝喾之子。也就是上文破译的图0051和图0052印章主人。因为帝挚曾祖父玄嚣绛居江水,娶东夷女,与鸟族融合,和少昊挚有姻亲。帝喾高辛氏为修好少昊族人,以少昊挚的名字给自己的儿子命名。他这样做:一来是为了了却少昊挚不居帝位的遗憾。二来是向东夷人展示姬姓的姿态。就此事而论:他比族兄颛顼圆滑。其对东夷的统治是因地制宜的。所以以后的商人和周人都尊帝喾为先祖。从印章图0057那头牛在槽中取食的情况看,这个帝是被废黜的。肯定就是“帝子挚立,九年而废”的姬挚,而不是任挚。

    六、帝丹朱印章

    对照我编著的哈拉帕《印章文字单字破译表》,查得:图0015印章文字编码:0048·0014·0002·0019·0050。印章文字表音:降帝二丹朱 。印章文字切音破译:降帝·二(等伯)·丹朱。这枚印章上有一个傻瓜都认识的字,就是印章字码0050,“朱”字,文字本身就是一个惟妙惟肖的蜘蛛。因此中国人讲的“字画同形”,在哈拉帕印章上也是可以找到依据的。

    

    图0015 降帝·二(等伯)·丹朱

    丹朱这个人物在《山海经》记述颇多。但记述的内容过于简单。因此笔者采用《古本竹书纪年》的记述,让读者做进一步的了解。《古本竹书纪年》:“帝尧陶唐氏。五十八年,帝使后稷放帝子朱于丹水。昔尧德衰,为舜所囚也。舜囚尧于平阳,取之帝位。舜放尧于平阳。舜囚尧,复偃塞丹朱,使不与父相见也。一百年,帝陟于陶。帝子丹朱避舜于房陵,舜让,不克。朱遂封于房,为虞宾。三年,舜即天子之位。”

    《古本竹书纪年》的这些关于舜的记载,就跟《史记》等正史所载的有德之君舜的形象大为不同:说舜在尧的安排下放逐了尧的儿子朱(因放逐的地方是丹水,所以又称丹朱),又把尧囚禁在平阳,并且不让丹朱和尧相见。显然他的帝位不是尧禅让给他的。抛去此事不说:从这枚印章破译出来的文字上看,帝丹朱放逐丹水还是事实。而且图0015印章上的牛,与破译的 “贰负杀窫窳”印章上那头低首乞怜的牛,表情一致,说明这枚印章主人也是降伯。这与《古本竹书纪年》的记述一致。可见《古本竹书纪年》所言不伪。

    七、帝尧印章

    在哈拉帕出土印章中,发现帝尧印章(图0086)。印章画面是一位帝王,端坐在陶窑(尧)旁,这个“窑”字,特别象形,与其说是文字,还不如说是图语。哈拉帕印章文字“窑”字,与金文“窑”字,字形一样,陶窑之形。

    

    图0086 帝尧

    八、帝舜印章

    对照我编著的哈拉帕《印章文字单字破译表》,查得:图0007印章文字编码:0014·0022·0024·0037·0027。印章文字表音:帝帝鱼水玺。印章文字切音破译:帝·虞舜印。上古“水”字“顺”音。

    

    图0007 帝·虞舜印

    

    图0004 帝印·禹印

    帝虞舜在《山海经》有多处记载。如《山海经·大荒南经》:“有臷民之国。帝舜生无淫,降臷处,是谓巫臷民。巫臷民盼姓,食穀,不绩不以服也,不稼不穑食也。爰有歌舞之鸟,鸾鸟自歌,凤鸟自舞,爰有百兽,相群爰处。百谷所聚。”这枚印章上虞舜的坐姿,与图0004大禹的坐姿一致。可见哈拉帕印章上凡此坐姿的,一定是古代帝王。

    在《古本竹书纪年》里面关于帝舜的记载非常详尽。“帝舜有虞氏。母曰握登,见大虹意感,而生舜于姚墟。目重瞳子,故名重华。龙颜大口,黑色,身长六尺一寸。舜父母憎舜,使其涂廪,自下焚之,舜服鸟工衣服飞去。又使浚井,自上填之以石,舜服龙工衣自傍而出。耕于历,梦眉长与发等,遂登庸。元年己未,帝即位,居冀。”

    九、大禹印章

    帝禹的印章已在前文破已过了。但我还是要把图0004大禹印章与图0007帝·虞舜印章摆放在一起,然后读者仔细看看两位坐姿威严的古代帝王。我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网上说:哈拉帕文化没有统治阶级,甚至没有帝王雕像。现在这种说法不攻自破了。不是没有,只是在我之前,还没有破译哈拉帕印章文字,还不知道这些端坐的人是谁?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坐姿而已。其实早在舜、禹几百年前,我们的祖先黄帝就已经采取这样的坐姿了。

    《古本竹书纪年》记载:“帝黄服斋于宫中,坐于玄扈、洛水之上。有凤凰集,不食生虫,不履生草,或止帝之东园,或巢于阿阁,或鸣于庭,其雄自歌,其雌自舞。麒麟在囿,神鸟来仪。有大蝼如羊,大螾如虹。帝以土气胜,遂以土德王。”想必黄帝“坐于玄扈、洛水之上”,也一定是采用的这种坐姿。

    十、伯子杼印章

    我想和读者好好讲述一下图0001伯子杼·双双和图0002七(等)侯两枚印章。在破译印章文字之后,我把这两枚印章称之为:“哈拉帕文字的罗塞塔石碑。”这种说法一点也不为之过。如果没有这两枚印章,即使我找到了哈拉帕文明与《山海经》的联系,找到了印章文字与水书、甲骨文、金文同源的关系。但我无法破解夏朝东音与西音的难题。无法发现《山海经》里面夏朝语言文字的切读现象。无法知道夏朝的西音切读之后就是东音。无法考证到:原来从黄帝的时候,我们的语言就是这样的,我们的口音至少沿袭了5000千年。现在网上流行一种叫上古音的拟音音频作品,在我没有破译哈拉帕印章文字之前,我还真的有点相信了。甚至为拟音者具有震撼力的颤音所感染。但那不是事实。事实就是:至少在夏朝的时候, 伯就读伯;子就读子;杼就读杼;矢就读矢;网就读网。矢网切读就读:双。那图0001,只能译作:伯子杼·双双。“矢网”是夏朝西部语音,“双”是夏朝东部语音。

    

    图0001 伯子杼·双双

    

    图0002 七(等)侯

    再次还要感谢《山海经》的作者,几千年前的他们竟是如此才华横溢,挥舞一支神来之笔,将伯子杼的这两枚印章刻画的惟妙惟肖。让我们再次回顾一下《山海经·大荒南经》的记载:“南海之外,赤水之西,流沙之东,有兽,左右有首,名曰[足术]踼。有三青兽相并,名曰双双。”寥寥数语,竟然让伯子杼的族徽跃然纸上。我们不得不钦佩作者的文字功底。在上古那个时代能有如此文采的,我想:非少典氏史官莫属。

    通过破译哈拉帕印章文字,也就是夏朝以前的中国文字。我们真的要回过头来,重新审视一下《山海经》这部千古奇书。特别是《海经》部分,这里记载着我们这个民族的历史。说《山海经》语言晦涩古奥吗?我真的不觉得。书中除了一些名词难解之外,就其语言结构,其晦涩程度远不如100多年前的清代八股文。

    图0001伯子杼·双双和图0002七(等)侯两枚伯子杼的帝王玺,对于解读哈拉帕文化就是遗失的华夏文化,具有划时代里程碑的意义。这两枚印章的出土,注定了哈拉帕印章文字迟早会被破译,哈拉帕文化迟早要显露出她本就是华夏文化的真实面目。

    哈拉帕印章文字破译结果的神奇之处,在于它忽然唤起了尘封了几千年的记忆。那些上古传说的名字,竟然以一种全新的文字,赫然屹立于哈拉帕印章之上。这些人物被写在《山海经》、《古本竹书纪年》、《尚书》、《史记》和中国古代文献中,这些人的故事在民间广为流传。他们既亲切又遥远,既模糊又清晰,几千年不曾退去,仿佛就一直就在我们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