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鄄城县大赵庄一村民诉称屡遭邻居欺负求助无果

来源: | 作者:凤凰资讯 | 浏览次数:次 | 发布时间:2019/5/22 10:14:26

山东省菏泽市鄄城县古泉社区大赵庄村村民王素华(化名)女士致函有关部门反映称,多年来,她家邻居赵某生依仗他三弟(系当地法院干部)的权势欺压百姓,不仅曾将她时年75岁的二爷打伤,还和他妻子等人屡次寻衅滋事对其进行辱骂、殴打。恳请有关部门对此予以高度重视,尽快依法调查处理,维护普通百姓的正当权益。

      

    在提交给上级有关部门的一份书面反映材料中,王素华陈述了事情经过:我出生于1966年11月,汉族,初中文化,是山东省菏泽市鄄城县古泉社区大赵庄村的一位村民。我家所在的大赵庄村属于城中村,由于西邻居赵某生家想要走我二爷赵希生(系孤寡老人)正在居住的老宅基,我家没有给他,十几年来,赵某生一直对我家打骂不休。而我家这处宅基跟赵某生家没有任何关系,我们不是一个集体组织。  
                                 
    2003年春天,赵某生的老婆仇某梅到我二爷家,提出要走这处老宅基,一连要了四次没有给她。仇某梅心怀不满,和她婆婆一起三天两头跟着我二爷打,骂娘。我老公怕家人吃亏,说服我二爷让出西边的宅基近一米给赵某生家,请他家人不要再打人骂人,赵某生却没有满足,仍不断找事骂人。

      

    2011年春天,赵某生和其大哥赵某果、三弟赵某柱(系法院干部。1990年移民陕西洛川考试,1992年考入陕西政法学校,1994年毕业后进入当地法院)弟兄三人,在村里强占土地时,把我家房后生长了几年的多棵树木直接推倒用土掩埋,把生长50余年的大树偷卖。我们找其理论时,赵某柱说:“我占的是集体的土地与你没关系,毁你的树木有啥事找我就行。”

    2012年,赵某生趁我家中无人之际,跳进院内锯掉三棵老槐树,理论时将我75岁的二爷赵希生打伤。我带我二爷看伤时,仇某梅堵着胡同口对我又打又骂。多次找有关部门无人过问的情况下报了案,报案后村干部出面调解,没有任何协议,赵某生更没有向老人道歉,事后赵某柱称是村里出钱买东西为他家办事,派出所做了笔录。3个半月后,我二爷赵希生发病去世。

      
 
    2013年7月26日,仇某梅挖我家的后墙根栽葡萄,离墙根不到20公分,被我拔掉。赵某生一家五口对我进行辱骂、殴打,经法医鉴定构成轻微伤。8月30日,赵某生一家推倒我家的墙并打人,报案后不了了之;2016年4月28日,赵某生跟到我家门口把我打伤,住院8天。报案后,打人者赵某生造伤诬陷我(赵某生多次向司法机关提供虚假证明),我多次申请重新做鉴定无果。

    2016年7月初,因我在家中搭一防雨棚赵某生的老婆仇某梅天天跟着我骂,坐在房顶上骂,堵在胡同口骂,堵着大街骂,从后街骂到前街。我向村里及派出所反应无果,实在没法就找亲戚帮忙打了赵某生(轻伤二级)。事后,我和打人者被拘留三个月、六个月不等(种种原因张某伟没有到案)。两次定案寻衅滋事,后被检察院驳回定为故意伤害罪,赔付赵某生家16.5万元。赵某柱答应能判缓刑,而后又逼着我老公让出二分宅基,并扬言道“宅基不处理你家还会有事”。我家先给了赵某生6.5万元,为躲避是非,无奈签下了不合理的宅基协议合同,赵某生写了谅解书(包括张某伟),判了缓刑二年之后我家又给了赵某生10万元。

      

    钱和宅基都拿到手后,仇某梅又开始骂。2017年8月12日从10点30分提着我和我家人的名字一直骂到11点40分。围住我家的房子骂,还声称你还得进监狱,三天两头找事骂人。还用了各种手段,阻拦我家做生意。2017年10月25日大约7点左右,我在院内挪动了一摞砖,仇某梅称影响她家睡觉,在她家房顶上提着我名字骂,看我想出门就堵着胡同骂。

    此前的2016年8月30日,我价值20万的电脑绣花机被砸;也曾报过案,之后又两次向我院内撒药,毁我机器。2019年元月2日,赵某生以张某伟到案不予谅解为由,要挟我老公砍我院内树木。3月13日中午11点多、14日晚上9点多,有人两次向我院内投毒。屡遭欺凌,让人倍感无奈和心痛!

    以上图片是赵某柱父母带领儿子、儿媳、孙子强占我家使用土地并打骂人的录像截图。赵某生仗着家里有法官,有律师,任意妄为伤害别人,而做为老百姓的我却无法用法律的手段保护自己。赵某柱作为一名法院干部,仗着有权有势在村里随便强占别人家使用的土地,其家人打骂人,寻衅滋事,我曾无数次向有关部门反映却始终无果。在大力倡导坚持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一体建设,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今天,不知道该怎样解决我现在的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