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权红军后代自筹资金建设红军纪念园

来源: | 作者: | 浏览次数:次 | 发布时间:2019/5/12 14:13:20

华星卫视《红色记忆-我家的革命故事》摄制组左权报道;4月26日上午IO时许,在左权县城西帝君庙上,紫气云集,苍松翠柏红花绿柳在蓝天白云映衬下显得格外鲜艳,红军纪念园横幅和党旗在园内被春风吹拂着哗哗作响。

3.5吨重的《忠魂》石六点从太原起运,9点半运到红军纪念园,忠魂石披挂着耀眼的大红花被早已等候在山上的大吊车徐徐吊起,在安装工人的指导下和红军后代的共同努力下,仅用20分钟安全平稳得安放在基座上,好似己故老红军将士在九天之下已知晓世人仍在对他们胸怀敬仰之情,得以慰籍。

山西左权,古称辽县。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东渡黄河,来到太行山区,在左权县麻田峪建立了八路军总部。从此开始了八路军抗战的峥嵘岁月。

抗日战争时期这里是华北政治、军事、经济、文化中心。八路军总部、中共中央北方局等党、政、军首脑机关曾在此驻扎。彭德怀 、刘伯承 、邓小平 、左权 、杨尚昆 、罗瑞卿 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在此战斗、生活达五年之久,他们在此书写了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的篇章。

在左权县,有这一样一群老红军。他们大都来自来自于鄂豫皖苏区和陕甘革命根据地,当年他们在毛主席,共产党的领导下,坚守为民族解放的伟大信念。参加了中国工农红军,战湘江,强度大渡河,嘉陵江,飞夺泸定桥,血战腊子口,娄山关,百丈关,爬过寒风凛冽的雪山,走过沼泽密布的茫茫草地。

抗战开始后他们随部队东征过黄河,和一一五师,一二九师,一二零师来到抗日主战场三晋大地。参加了平型关大战,夜袭阳明堡飞机场,晋东南反九路围攻,黄崖洞保卫战,百团大战,麻田十字岭突围战等战役。

后来因为伤残,这些老红军陆续被安置在了左权的各个乡镇村庄,过上了普通人的生活。

1963年全体老红军合影

巍巍太行。永远象征着一代功勋的英雄浩气。

“解放了,老红军不多了,该让他们过上幸福生活了。”根据毛主席的指示,山西省政府于1958年在左权县为负伤留在老区的七十余位老红军修建了左权县红军幸福院。先后有46名老红军入住,其余的仍然居住在农村,过着自食其力的生活。

1984年部分老红军合影

1958年,国家仍处于困难时期,入院的老红军仍发扬不怕苦,不畏难,不给国家添麻烦的红军精神,他们几经沙场志不衰,战功赫赫不自傲,面对困难勇向前。在国家资金不足的情况下,自力更生,创建家园。自己烧砖烧瓦,抬砖担土,自建住房,自耕良田,菜地,养猪,养羊,养牛。实现了自给自足,减轻了国家负担。

1959年参加了全国“建设社会主义积极分子”代表大会,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

随着岁月的流逝,年龄的增长,这些老红军陆续离开了人世,到2008年左权最后一个老红军逝世,这些人最终走进了历史的深处,因为种种原因,去世的老红军被分散安葬在左权的各个乡镇村落。

,“把红军精神传承好,教育后人。”即是老一代革命者的精神寄托,也是践行习主席把红色基因传承好的实际行动,更是红军后代义不容辞的担当。

2018年4月清明节之际,在几名六,七十岁的红军后代马万仙、干晋田、李桂林、向林保的倡议下,百余名红后从四面八方相聚左权,共同商议修建左权县红军纪念园之事达成共识。

红军前辈浴血奋战为民族解放大业

红军后代为传承红色基因砥砺前行

百余名红军后代经过几个月的奔波申请,在没有政策,资金无望的情况下,立志发扬红军不畏难,不怕苦的精神。克服一切困难,承担起我们的担当。一定要把红色教育基地----左权县红军纪念园建成、建好。让一代英灵魂归一处,让红色基因代代相传。

他们自己出钱,每户出资两千元,筹集资金八万余元,准备建设红军纪念园,他们的善举得到了朱德儿媳、老八路老力平,刘亚洲上将等社会各界的大力支持。

左权红军纪念园在2018年8月28日破土动工,规划占地近一千五百平米平整,为明年清明前立碑做好准备,周边绿色(植树)已完工。后续将建设红军纪念墙、纪念园门楼、综合纪念大碑和亭子、纪念园简介、红军将帅群雕、纪念园围墙等项目。

他们拟在红军纪念园内为在左权生活过的63名老红军树碑立传,让这里成为凭吊纪念老红军场所和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让红军精神成为左权人民永远的精神财富。